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1860年開港通商後,大稻埕地區與國際交流貿易商業形態日漸崛起。1895年臺灣進入日治時期,而此時大稻埕碼頭周遭洋行、茶商遍佈,大稻埕地區的商業發展已盛冠全臺。商業的交通繁榮,造就了多元文化交流的平台,吸引全臺各地文人雅士紛紛湧入,人文薈萃。江山樓、山水亭、蓬萊閣、東薈芳等著名餐館,隨時可見連雅堂、林幼春、洪以南、張我軍等文化界人士相聚流連,吟詩唱和。

1920年代,臺灣的知識份子受到中國大陸辛亥革命及世界民族主義、社會主義思潮影響,體認到臺灣人民不能永遠淪為被剝奪參政權的被殖民者,決心以非武裝方式來對抗外來殖民者的政治箝制與知識封鎖。因此在1921年,林獻堂、蔣渭水等先賢在私立靜修高等女學校(今靜修女中)號召成立「臺灣文化協會(簡稱文協)」,本部設在太平町(今延平北路)的大安醫院,該會為謀臺灣文化之向上,以大安醫院為核心,透過各地支社、發行會報、舉辦文化演講、設置讀報社、表演話劇、播放影片等,掀起臺灣新文化運動風潮。

文協所推動的新文化運動,對臺灣的社會文化影響深遠:農民及勞工受其啟蒙,逐漸覺醒,1926年簡吉組織「臺灣農民組合」,會員曾高達2萬4千餘人,他們向殖民政府展開一波又一波的農民運動,抗爭在買賣制度上的不公義;1927年蔣渭水成立「臺灣民眾黨」(總部設在今天水路45號),次年其外圍組織「臺灣工友總聯盟」成立,共有29個團體參加,為當時最有規模勞工團體,團結勞工階層向政府爭取生存權益。而文協發行的《臺灣民報》,與日本當局官方發行的《日日新報》相抗衡,成為當時「臺灣人唯一言論機關」,也成為新文化運動的重要推手。

1924年張我軍在《臺灣民報》發表〈糟糕的臺灣文學界〉,引發新舊文學論戰,隨著新文化運動浪潮,在一波波的辯證中,屬於臺灣的新文學也逐步啟動,後續催生了關懷鄉土及底層社會的臺灣鄉土文學。而相對於舊劇(傳統戲曲)而來的新劇運動,也以懷抱著要破除封建、改革社會等先進思想而來,文協成員也在各地成立新劇團演出充滿改革思想的文化劇,企圖透過戲劇凝聚民族共識,為人民帶來新時代精神。

1920年代的臺灣新文化運動,為臺灣重要文化覺醒年代,透過民主發聲、文化講座,以及各種形式活動,引領民眾重新認識自我,在民眾自覺推動之下,同時提倡臺灣電影、戲劇、文學、音樂等領域的突破,開展了臺灣史上思想最為奔放,現代性啟蒙的新文化思潮年代。​

臺灣新文化運動的浪潮催生了許多臺灣本土的文學家與藝術家,大稻埕地區更是人才輩出。臺灣早期知名雕塑家黃土水、畫家郭雪湖、陳清汾、陳德旺、洪瑞麟等人均出生於大稻埕。1930年代興起流行歌曲,臺灣第一首廣為流行的〈桃花泣血記〉,歌詞出自天馬茶房負責人詹天馬手筆;而至今仍傳唱不絕的著名歌曲如〈望春風〉、〈雨夜花〉、〈滿山春色〉等,則是大稻埕音樂家鄧雨賢的不朽作品。

「新舊文化交匯地、人文薈萃大稻埕」,坐落於大稻埕街區的「臺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」,正是對歷史意義的時代回應。

以市定古蹟臺北北警察署為基地設立的「臺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」自2018年10月14日正式開館營運,以保存與發揚「新文化運動」的歷史事件與人物精神為館所使命,同時立足當代視角對歷史做出時代回應,讓新文化運動歷程中,追求新知與自我文化的核心價值能持續被深耕,歷久彌新。